【大学生知识网 — 努力打造全面的知识分享平台】
登录 注册

评《我将敢于吻你》

日期:2020-04-19 来源: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聂璐媛 作者:聂璐媛

这是我第一次听闻这位阿根廷女诗人,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她的诗。

我碰见这本诗集是一个偶然,是在读一本青春小说时看到的。当时的我被书中的诗歌片段所吸引,加之诗集名字的诗意,便迫不及待地找了电子书,但我并没有看。直到昨夜的突发奇想,翻出了它——《我将敢于亲吻你》。

一读下来,再回神已是凌晨。虽然不舍,倒也还是默默关掉手机。

一大早又再次拾起,说来仅仅六十几页的诗集,竟是看了几个小时。

刚开始看时,看到诗人“自幼多病,1935年罹患乳腺癌,经历手术、化疗。1938年投海自杀身亡。”只是觉得可惜,也并没有多大感触。彼时,已经阅读过半,再回看这一段。心中像是压着一块石头,烦闷,又透不过气。也说不清是惋惜还是痛心,只觉得内心一阵悲凉。

这本诗集是收录了阿方斯娜的三十首情诗,每一首都很特别,每一首都表现了阿方斯娜的观点。我觉得读来非常的舒服,但又总觉得心底泛寒。

在《致一个陌生人》里阿方斯娜写到,“这个金色的下午,甜蜜,因为我预设,生命恒久,松树林里传来甜蜜的笛声像轻缈的攀缘。我感到,陌生人,在你的存在里我被延长。”

有着金色阳光的温暖午后,远方森林传来缥缈的笛声,空气中都是甜蜜的香味。陌生人啊,你好呀。

其实,我们遇见的每一个陌生人,都像是上天送给我们的礼物。他也许让我们学会感激,学会坚持,学会微笑,也许只是擦肩而过。这些相遇就像种子,默默撒播在大陆,在不经意间开出美丽的花儿,或是结出不好的果。但不管哪一种,都是总会遇见的。

这些陌生人和我们素不相识,有时冷漠,有时热心,有时仗义,有时寡淡。他们的眼神有时藏着光芒,有时泛起薄凉;他们的嘴角,有时勾起笑容,有时扯出不屑。他们的疏离,让我们颤抖心弦,不敢靠近;他们的亲和,又让我们,欣喜若狂,悄悄接近。不管哪种相遇,都是一份奇迹。也许,有的人,一辈子,只能遇见一次,请且行且珍惜。

这是对陌生人的爱。

在《然后,头颅开始燃烧》里,一轮月亮经过窗前;停了下来。对我说:“从这儿开始我不动了;我望着你。我自己的感叹是:从前,我没遇见你,一直在不停的走动,企图寻找欣喜;后来,我遇见了你,一见到你,我就走不动了。于是,我对你说“从这儿开始我不动了;我望着你。”

这是初次见面的爱,因为一个心动就可以一直停留。

在《相遇》里,他抛下我。我看见他迅速穿过街道,深色的袖口擦过路上某个流浪女雪白的腰肢。我在这首诗里看到的是阿方斯娜,对女性平等自由恋爱的一次呼喊。我爱过你,但当你不珍惜我时,我会潇洒放手。你曾经也是我的生命,是我割舍不掉的爱意。如今,物是人非。你不再是翩翩少年,你的牙齿变黄了,你的眼角起了皱纹,你的眼神不再笃定,你的心里不再有我了。

爱过即是难得,你要变得洒脱。既然他不见丝毫犹豫地撇下你,你就该轻轻松松地看他离去。你不必追,他的背影,终究会变成一块锈迹,淹没于茫茫人海。

在《我就是那朵花》中,我是一朵被灯心草菖蒲草(灯心草和美人蕉)淹没的普通花儿,我的存在不过是你滋养她们时顺便的怜悯,你从未看我一眼。有时涨潮,我死于你的身体内;有时干涸,我沉眠于你的怀中。我一次又一次的醒来,我每一次的苏醒,都会迫不及待的冲向你,哪怕迎来的是又一次的死亡。为了你,我无惧生死。即使我卑微到尘土,我也愿意在每个春日,毫不犹豫地扎进你的怀里,迎接再一次的沉沦与覆灭。

你知道吗?爱就是不在乎值不值得,只是爱。

初读时,觉得这首诗表达了女性总是在爱中放低自己的姿态,她爱得太卑微、太不自信了卑微,她的爱过于克制。后来细读时,竟觉得她因生命、因自然而卑微。她的灵魂里带着对一切的好奇和期待以及身为诗人的那份骄傲。在阿方斯娜的诗里,卑微与骄傲纠缠在一起,卑微的激烈,骄傲的迷狂。她的一切完全属于自己,她也在卑微又骄傲的完全享受着一切,不依附于男性,做完整独立的自己。

在这本诗集,我最喜欢的当是《我在海底》这首。在我仅有的了解中,似乎阿方斯娜就很喜欢大海。而事实上,她最后也是以跳海这种方式,结束了她的绚烂的生命。她永远的沉睡在了阿根廷的“白银之海”。在海底,有一间玻璃房子,门前是一条石珊瑚路。五点钟,一尾金色大鱼来问候我,带给我一束珊瑚花,火红的枝。我睡的床,比海的颜色,蓝一点。一只章鱼,透过玻璃,冲我挤眼。周围的,绿森林里,“叮咚……叮当”,海绿珠光的塞壬摇曳歌唱。而日暮时分,大海立刺的尖角,在我头上燃烧。

其实,大海真的是一个美丽又治愈的地方。

看完以后,心里又是唏嘘,又是悲凉。明明是情诗,读着读着,却总感觉身体冷得打颤,双手也不自觉发抖。这些诗啊,既通透又明亮,像是告诫,也像故事。


首页 下一页
与十九心情随笔 ·  2020-04-11
灰色日记心情随笔 ·  2020-04-11